9.0

2022-08-30发布:

好吃的鸡排~郑家纯

精彩内容:


在陳總的公司裏面,因爲當初抓到張景岚和熊熊後來被J先生所救,這個陳總非常生氣,陳總說:「這個J先生到底是什幺來曆背景,沒有本名、連住的地方都只在台北,只知道是個建築師,剩下的卻一概不知,全部資料就只有這樣,這個J先生看來把自己藏的很好,不讓別人去查他得底細。」

其中一個手下說:「老闆,我們要不要換個對像,不然這樣子産品都賣得不好,連一些廠商都在考慮是不是和我們合作。」
陳總說:「不然你有什幺好的建議嗎?」手下說:「不然我們找雞棑妹如何?她身材也算不錯,應該也可以做代言吧!」
這時陳總已經在考慮了。

這時另外一個手下進來辦公室說:「陳總,外面有個J先生要找你?」
陳總說:「J先生,正好,讓我來會會他,看他到底是什幺來曆。讓他進來。」手下知道後馬上讓J先生進來。
J先生進來後說:「你就是陳總?」陳總點點頭。

J先生又說:「當初就是你派人抓走張景岚的。」
陳總冷笑得說:「是又如何?她跟你是什幺關係?」 J先生說:「這與你無關吧!妳只要做好你的東西就好,不要在去糾纏她了。」

陳總說:「你以爲你是誰,能夠阻止我嗎?可笑阿!」

眼神冷眼的J先生冷不防的拿起桌上的兩把美工刀直接射在這個陳總的左右兩邊牆壁上,讓他不禁冒了冷汗,頭一次,這是頭一次J先生發怒了,陳總說:「你….你竟敢這樣子對我,你不怕我報警抓你嗎?」正當手下準備拿起手機要打電話,大家以爲J先生會害怕,卻沒想到他意外的冷靜。

J先生說:「你不是要報警,那我就請景岚和熊熊來做證人,是你趁她們酒醉,派人佯裝計程車司機要帶她們離開,把她們帶回旅館強暴,到時候就算她們兩個女生會受到傷害,但我相信警察絕對能夠把你繩之以法,就算不能,我相信這件事鬧到頭條新聞的話,她們兩個人會有許多網友和粉絲會來你們公司好好問後,我看你到時怎幺樣做生意。好了,言進于此,想報警就報吧!」

陳總握緊拳頭說:「原來你早已經算好這一切才來找我,J先生,你好狠的算計阿!」這些手下每一個都冒冷汗,誰都不想去坐牢,更何況這些手下其中一個還和熊熊做過愛,這件事情這個手下到現在都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J先生說:「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你,張景岚是我的女人,你碰不得,若你在碰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手段。剛才告訴你得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手段,我還有許多的手段可以對付你,最好搞清楚你現在惹的人是誰。我在重複一遍,張景岚是我的女人,最好不要在去碰。」

說完後J先生就離開了,離開前他把一段錄音放在他們辦公室外面的櫃子上,J先生一個人自言自語著:「剛才在桌上看到他們放著雞排妹的相片,代表他們考慮要找她,這段錄音是當初慈善晚會聽到雞排妹和攝影師的對話,如果讓陳總聽到這段對話,相信他們就會找上雞排妹了。啧啧!雞排妹,不能怨我,爲了保護小岚,我只能犧牲你了,我比陳總還壞阿!」

在辦公室裏面的陳總剛才被J先生這樣子恐嚇,非常生氣,但生氣也無濟于事,他們都下班了之後其中一個手下看到櫃子上有一個隨身碟,拿給陳總一看,陳總一聽,居然是雞排妹和攝影師的對話,他們更沒想到雞排妹的鏡頭會很多是因爲和攝影師有肉體交易的關係。

手下說:「陳總,雖然不知道是誰放的,我們不是要找雞排妹嗎!正好如果她不聽的話,這個是最好的威脅她得證據。」
陳總說:「說得不錯,明天我們就去找個雞排妹好好談談吧!先下班了。」大家都先離開公司了,期待明天的到來。

隔天早上J先生陪著景岚去訪問,當然J先生並不是光明正大的陪她,如果到時被記者或者陳總的人看到就麻煩了。這個時候雞排妹也來了,穿的比一般女星還要少很多,都到露胸,連褲子都只穿到屁股那,但可惜的是第一名的宅男女神鏡頭比雞排還要多太多了,讓雞排妹心理不是滋味。

這個時候陳總也來了,景岚一看到他會想起那次的噩夢,所以離的有點遠,陳總走到雞排妹面前說:「請問你是雞排妹嗎?」
雞排妹點點頭,然後說:「我是阿!不知道你是誰?」

陳總說:「我是服裝公司的陳總,這一次是想找你替我們公司的服裝代言,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雞排妹完全開心,因爲連景岚在現場這個陳總沒有去找她,反而找自己,暗自竊笑的說:「他不找張景岚,反而來找我,難道我的人氣已經高過她了。」

雞排妹說:「可以是可以,但不曉得你們公司試賣哪一種服裝的?」
陳總說:「一般的薄紗睡衣、制服類的服裝,看來你有興趣。」
雞排妹說:「那什幺時候我可以去看看,好讓我有個準備。」

後來兩人就約了下午五點,陳總就先離開了。記者雖然繼續訪問景岚,這時的雞排妹心裏早就已經非常開心,因爲終于有人找她代言東西了。到了休息時間後,景岚和雞排妹都在休息室裏面休息,這時雞排妹故意跟工作人員說:「你們知道嗎?今天有個陳總來找我,說要請我代言他們公司的服裝。」

雞排妹故意說給景岚聽,但景岚不以爲意,這時她意識到一件事,暗想著:「陳總,難道是上次那個陳總,沒想到他居然會找上雞排妹,看樣子他應該放棄找我和熊熊了,這個雞排妹都不知道對方來曆直接答應,我該要提醒她嗎?還是算了,如果跟她講的話,她會認爲我在搶她得風頭。」

休息結束後這兩個人繼續被記者訪問著,直到下午四點後結束,雞排妹準備離開,陳總派車子來接雞排妹去他們公司,雞排妹上車前擺一個得意的表情給景岚看,上了車之後的雞排妹和陳總兩人有說有笑,卻不知道早已落進陳總所設下的陷阱,到了公司後陳總帶著雞排妹四處參觀。

從一般的女性服裝、到情趣睡衣、薄紗、角色扮演等等服裝,什幺都有,讓雞排妹大開眼界。陳總說:「怎幺樣,我們公司的服裝都不錯吧!有些舞者的服裝都會跟我們借,只要你願意,看你想代言什幺樣的服裝我們這裏都有。」

雞排妹問說:「我想請問一下,爲什幺要找我呢?在記者會張景岚在現場,你們也可以找她,但是卻來找我。」
陳總說:「其實我有想過,但後來想想她不太適合代言我們服裝,而你的身材比她好,只是缺乏舞台而已,現在我可以給你這個舞台,就看你要不要。」

雞排妹聽到這話非常開心,陳總非常怒氣暗想著:「可惡,若不是張景岚動不得,誰會來找你。」接著雞排妹先拿一件服裝去試穿看看,穿完之後這些手下覺得很性感,然後陳總帶著攝影師來到後面倉庫拍照,沒有危機的她傻傻得跟著進去裏面拍照,不斷變化姿勢的拍照讓雞排妹開心不已。

可是倉庫畢竟是密閉空間,會覺得很熱,加上雞排妹身材,等到雞排妹轉後面蹲下時,陳總雙手直接摸住雞排妹的胸,讓雞排妹驚慌失措的說:「陳總,你做什幺,快放開我。」雞排妹想極力爭脫,誰知道一旁攝影師也跟著抓著雞排妹,兩人合力把雞排妹抓到更裏面,然後陳總撕開雞排妹的衣服,那也是他公司的。

接著攝影師在一旁拍著,雞排妹邊哭邊說:「陳總,拜託你不要這樣子。」
陳總說:「你以爲我不知道嗎!你的鏡頭會這幺多,是因爲你和攝影師有性交易,你聽這段錄音。」陳總把那段錄音放給雞排妹聽,雞排妹萬萬沒想到當出慈善晚會那段對話完全被錄了下來。

陳總說:「既然都做過,那何必裝清高,讓我來嚐嚐你這塊雞排是多幺的美味。」接著陳總把雞排妹內褲脫掉,然後往她得小穴添了,雞排妹雖想反抗,卻無能爲力,力氣比別人小。

「阿!阿!陳總,不要阿,不行阿!喔喔!有人來救我嗎,拜託一下,求求誰能夠救我。不要添那裏,求你阿!喔!」雞排妹苦苦哀求,卻沒有人理她,畢竟這裏事陳總的公司,這邊都是他得人,誰會去這塊雞排。陳總邊添邊捏著她的奶頭,沒有多久雞排妹已經沒力氣抵抗了。陳總說:「你看,下面都這幺溼了,還說不要,真是騷貨一個,換你來幫我吸屌了。」

陳總直接把肉棒塞進雞排妹的嘴裏,讓她含著。「嗯!嗯!嗯!嗚!阿!咳咳!」陳總被含的很爽,陳總把肉棒抽出來後把精液射在她胸部上,接著陳把肉棒直接插進雞排妹的小穴裏面,然後開始不斷抽插,然後邊抽插還邊揉著她得胸部,讓雞排妹一直叫著,也苦求著陳總不要在這樣子。

「喔喔!不要,不要阿!求你住手,不要這樣子阿!喔喔!嗚嗚!陳總,拜託你不要了,求求你。阿阿!嗯阿!不可以在這樣子,你不能這樣子對我。喔喔!喔喔!嗚嗚!算我拜託你,我可以把今天的事情當做沒發生,只求你放我走就好了。喔喔!喔喔!」

陳總說:「那怎幺行,我現在一肚子的氣沒地方發洩,你必須要滿足我才行。更何況落入我手理,你還能跑得掉嗎!叫吧,你越懇求我,我的肉棒就會越興分阿!繼續哀求吧!」

「阿阿!阿哈!喔喔喔!爲什幺要這樣子,你爲什幺要這樣子對我,我又沒做錯什幺。喔喔!喔!不要在這樣子,不要在抽插了。喔阿!嗯唉!歐!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我沒有得罪你阿!喔喔!不可以這樣子了,你好粗暴阿,我的小穴會壞掉的,它會被你插壞的,拜託你放我走。」

「不行阿!你不能在這樣子了,我快不行了。喔喔!ㄜ阿!喔!你弄得我不舒服,你這是強暴阿!喔喔!嗯阿阿!嗯喔!胸部被你柔的好痛阿,你好粗暴阿!喔喔!好痛,我的小穴好痛阿,爲什幺要這樣子,不要阿!」

陳總說:「你都說了,這是強暴,既然是強暴哪會有溫柔之說,當然是粗暴一點才較強暴。」
雞排妹說:「那爲什幺要找上我?」陳總說:「誰叫你身材太好,而且和攝影師有這種勾搭,當然找你阿!」

「喔阿!不要阿,你插的我好痛,不要在這樣子了。喔阿!嗚嗚!不行了啦,小穴會被你插壞的,不要在這樣子。歐歐!歐歐!不可以阿,求求你住手阿!」

雞排妹哭喊著陳總住手,但這陳總卻不理她,陳總說:「你希望我射在裏面,還是不要射。」
雞排妹哭著說:「求你不要射在裏面,拜託你不要這樣子。」接著陳總爽完後把精液都射在她身體上,上完之後雞排妹一直哭著。

陳總說:「從明天開始你要好好的替我們公司宣傳衣服,而且明天會有幾個廠商來談接洽,你明天必須來替我好好款待他們,不然的話剛剛攝影師所拍的畫面哪一天會放到網路上流傳我可不知道了,有聽到了嗎?」雞排妹點點頭,然後就穿著衣服哭著離開了。

陳總回到辦公室後和手下說:「現在我們有雞排妹替我們代言服裝,你們明天去廠商那邊告訴他們,讓他們放心繼續可以跟我們合作,還有明天晚上請一些廠商來飯店裏面,說我要招待他們,銀行那邊也去說一下,看看之前的貸款什幺時候會下來,沒事就先離開了。」

回到家後的雞排妹邊洗澡邊哭著,心想怎會這樣,原本以爲可以接到服裝代言的,卻沒想到反而被強暴,而且還被對方威脅著,被強暴得畫面也在對方手中,必須要聽從對方的話不然他會把照片給上傳網路,想到這裏雞排妹覺得自己很骯髒,爲什幺這個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隔天早上在百貨公司有一場服裝發表會,雖然是景岚的場,但是有陳總去關說,所以連雞排妹都有,由雞排妹先走秀,穿著陳總他們公司的服裝,現場許多攝影機在拍著她,但是腦中卻一直浮出昨天的事情,真是讓她開心不起來,雞排妹走秀、訪問結束了之後換景岚走。

景岚人氣比雞排妹高許多,這讓雞排妹看了更眼紅,自己遭到這樣子的待遇,而她什幺都沒做就能夠得到第一名的宅男女神,雞排妹暗想著:「爲什幺我得受這樣子的遭遇,還被強暴,我也要讓妳知道我的感受是什幺,讓妳嚐到跟我一樣的下場。」到時看妳還笑不笑得出來。

雞排妹傳簡訊通知陳總說景岚這裏有發表會,然後故意添醋說景岚想要接他公司服裝的代言,陳總看到簡訊後有點開心,暗想著:「看來雞排妹埋伏這張牌還真是有用,演藝圈真是險惡,故意出賣張景岚,不管她是不是有意,反正她一開始就是我的目標,先去找她吧!」

陳總還真是不怕死,等到休息時間景岚去上廁所,陳總就故意埋伏在那,陳總說:「景岚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景岚看到陳總非常害怕,她說:「還記得服裝代言的事情嗎?我可是從來沒忘記過,我一直想找妳做代言,不知意下如何?」
陳總越說步步進逼,景岚一直往後退,正當陳總想抓景岚的時候,J先生從樓梯丟了水桶往陳總身上潑。

J先生說:「小岚,妳沒事吧!」 景岚說:「我沒有事,但你爲什幺會在這邊出現呢?」
J先生說:「從他出現我就一直在堤防他來騷擾你,剛才發表會休息後我看這家夥鬼祟跟你來到這邊,真的還被我料到。」

陳總被潑的一身是水,怒氣得說:「J先生,你這可惡的家夥,一直壞我的事情,我要讓你瞧瞧我得厲害。」

說完後陳總握緊拳頭往前沖準備動手,J先生冷眼一瞬,從口袋抽出兩把瑞士小刀,直接一射,射中肩膀。J先生說:「如何,我的飛刀技術還不錯吧!差一點點就射中你心髒了,只可惜我還不想背上這殺人罪名阿!趕緊離開吧!」

陳總怒氣離開,景岚才放下心,景岚說:「還好有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
J先生說:「既然要報答,不如就讓我看看你尿尿的樣子,把廁所的門關起來。」景岚臉紅關起廁所的門,然後尿尿給J先生看。

怒上加怒的陳總回到公司後,手下說:「陳總,現在廠商都在飯店等了,我們也要趕緊過去了,而我們也派車去接雞排妹了。」陳總點點頭,穿上衣服後手下開著車前往飯店,到飯店後雞排妹穿著白色透明的洋裝招待廠商,讓這些廠商非常開心,甚至有些廠商對雞排妹毛手毛腳,但雞排妹也必須要忍下來。

陳總走進去後和這些廠商打招呼,然後和他們吃飯談公事,大家都盡歡的吃東西、玩樂,廠商說:「陳總,想不到你能請到雞排妹當招待,真是不簡單阿!」 陳總說:「哪裏,那是我們認識有段時間,她也很樂意要幫忙我,我也很開心。」
真是睜眼說瞎話,廠商小聲的說:「陳總阿!一個人獨享雞排可是會太撐的,美味的雞排也要分給大家享用,這樣大家才吃的飽。」

陳總說:「這是當然,我一個人吞不下,要衆人幫忙吃才吃的飽。等等我先去消化一下,至于雞排要怎幺吃,就看各位了。」
接著陳總就先離席了。

這時兩叁個廠商開始啦雞排妹過去他們身邊坐著,然後行爲更是大膽,雞排妹說:「你們想要做什幺?」雞排妹覺得事情不妙,想要離開,但這裏每一個人看她眼神覺得奇怪了,讓她有點害怕。這些廠商帶著雞排妹進去飯店房間後,都開始狂添著她得身體。「你….你們想要做什幺,住手阿!」雞排妹覺得昨天的事情要重演,但可能比昨天更可怕。

廠商把雞排妹的手綁在後面,腳綁在床邊的欄杆,廠商說:「現在我們可以好好嚐嚐這塊雞排了。」他們把雞排妹的衣服脫下來後,一跟肉棒放在她胸部中間這,一根直接插進去一跟塞到她嘴裏,剩下的都是添著她得奶頭,雞排妹完全動彈不得,只能任人玩弄著。

「嗯嗯!嗚恩!嗚嗚!咳咳,不要阿,拜託你們不要這樣子,拜託阿。」這些廠商哪會理她,只知道要插而已。
「阿哈!嗯阿!不要…….不要阿!求你們不要這樣子對我,不管要我做什幺我都願意,只拜託你們不要這樣子搞我。喔喔!喔喔!不可以阿!」

「嗯嗯嗯………阿喔!不要在插了,胸部被蹂的好痛阿………嗯嗯嗯!嗯哼,不要阿。喔阿喔………歐哼……歐哼…….你們這幺多人上我一個….我身體會壞掉的……….我求求你們了,算我雞排妹拜託你們……….不要在這樣子………喔阿!你們這樣子我的小穴會崩壞的,它會壞掉的」
廠商說:「只要你今晚好好的用身體招待我們,改天我有東西代言的話第一個一定找你,所以讓我們爽吧!」

「對阿!讓我們爽吧!你可是陳總送給我們的禮物,我們現在要拆禮物。」這些廠商明顯不想放過雞排妹。
雞排妹說:「爲什幺要這樣子,爲什幺會是我。」

「喔喔!喔喔!阿喔!好痛…..痛死人了,不要在這樣子了,求求你們了。喔喔!你們都好粗暴,弄得我好痛,而且這幺多人身體會吃不消的,不要在這樣子對待我………喔阿!喔阿!嗯嗯嗯!住….住手,不要添我奶頭,你們骯髒的舌頭不要添我的奶頭,滾開阿!」

廠商奸笑說:「都已經這幺溼了,連奶頭都硬了,嘴裏還說不要,真是一塊美味又好吃的雞排阿!」接著這些廠商拿起跳蛋和電動棒開始搞著雞排妹的身體,把跳蛋全都用膠帶黏在她奶頭上面,電動棒則是插在她小穴裏,轉開關後開始了雞排妹的震動。

「嗯阿!不要這樣子玩弄我,不要阿!小穴被電動棒玩弄著,求你們拔出來,不然會噴的。喔喔!喔喔!不要,好奇怪了,我好奇怪了…….阿阿!嗯阿阿!ㄜ阿!不可以這樣子,你們不可以這樣子阿!喔喔!不要阿……..不可以阿,爲什幺要這樣對我」
這些廠商都不理雞排妹得哭喊哀求,都用有色眼光看著她。

「阿哈!你們不要這樣子看我…….喔阿!嗯嗯!嗚!拜託你們放我走,求你們放過我………喔喔!喔喔!不行,這樣子好奇怪了,你們這些變態廠商,快點放我走。我快受不了了,阿阿阿!噴了……..噴了」

雞排妹被電動棒搞到噴尿出來,但時間已晚,一些廠商覺得心滿意足先行離開,但現場還有兩叁個人,然後他們又用肉棒插進雞排妹的小穴裏不斷的抽插,然後還邊插邊狂吻著她,雞排妹已經心灰意冷,也已經沒力氣再喊了,就讓她們隨意糟蹋自己。

「歐齁!喔齁!嗯!好痛阿…….輕一點,你們都好粗魯……..嗯阿!嗯阿!插吧!就盡量插吧!喔喔阿!喔!痛…..痛死人了,你們都好粗暴……你們真是粗魯,小穴都已經快被你們玩壞了……..一喔!喔!一阿!好痛….好痛阿!喔喔喔!不行,要高潮了,不能射在裏面,只有這個拜託你們,不要射在裏面。」

廠商把雞排妹搞到高潮後,大家都把精液全都射在她身上,接著這個廠商有離開了,剩下兩個廠商,這兩個廠商把雞排妹的繩子全都解開,然後一個廠商躺下來後雞排妹跨坐在他肉棒上面,然後趴下去和他舌吻,另一個廠商則是插她得屁眼,雙穴同時被肉棒插,然後同時抽動。

「喔阿!喔阿!你們可以放我走嗎…….拜託你們………嗯阿!嗯阿!阿哈!好痛,你們同時插我兩邊,而且都和其他人一樣好粗暴。喔阿!阿阿喔!放我走,求求你們放我走……喔喔喔!你們都已經輪流上了,應該可以了吧!只要高潮之後放我走,我會感謝你們的……喔喔喔!喔阿」

「嗯哼!嗯嗯哼!喔阿!你們肉棒好硬,插的我好痛。喔喔!喔喔!不行,我快受不了,我要噴了………要去了,我要噴了,阿……高潮了,高潮了」接著兩個廠商同時讓雞排妹高潮後把精液又射在她身體上,然後就離開了,只剩下雞排妹一個人留在房間裏面。

等到雞排妹穿完衣服離開房間,陳總已經在外面等待了,陳總奸笑的說:「你做得很好,這些廠商都很滿足,我相信不久這些廠商都會找你代言東西,而且還會介紹更多人給你認識,但是你必須要用你的身體去好好得款代他們,讓她們心滿意足,這是你的錢,共有叁十萬,這是你陪那些廠商上床應得的。」雞排妹拿了錢後就離開了。

在公園裏景岚和J先生散步,景岚說:「你故意拿那段錄音放在陳總的辦公室外面,讓他們去找雞排妹,你也真夠狠。」
J先生說:「不這樣子做的話,到時候出事的恐怕會是你,我怎幺可能會讓你出事,所以只好讓雞排妹發揮她得價值了。」
景岚說:「謝謝你耶!這樣用心保護著我。」

J先生說:「這是當然,我不可能讓我的女人出事情的。」

景岚笑笑著,然後輕吻著J先生,J先生抱著她後壓在公園廁所牆壁上,把她得腳擡起來,然後先去肉棒磨蹭著。
景岚說:「嗯嗯!這裏是公園,等等被看到怎幺辦,而且你摩蹭的我好熱。」

J先生說:「當初第一次在房間我就是對你這樣磨蹭,你才會有感覺回來找我的吧!」
景岚害羞得沒有說話,然後J先生把她內褲脫掉,胸罩也脫掉,肉棒插進去景岚的小穴裏,不斷的狂抽插。

「嗯嗯嗯!喔嗯!喔!J先生,你好厲害,不管到哪裏什幺時候都可以搞我,你的肉棒好大,插的小岚的穴滿滿的,放不開。阿阿!阿齁!好爽好棒阿!好爽,J先生,人家爽死了……..喔阿!嗯哼!嗯哼!嗯哼!抽插好大力都有聲音…….咖啪!咖啪!這是肉棒在我的小穴裏的聲音…….喔喔喔」

「嗯…..嗯……阿哈……肉棒頂著我好爽,好棒阿………喔…….喔齁……喔齁……..阿哈…….這裏還是公園,好怕被人看到,可是人家已經爽到不想離開你的肉棒……..覺得好羞恥…….喔……阿………多插我一點,J先生,在讓我更爽…….喔喔…….J先生,你還沒添我的奶頭,來吸我的奶」

J先生說:「我吸你的奶,你的穴插我的屌。」接著J先生添著景岚的奶頭。

「阿阿…….好奇怪又好爽……..你添我奶頭總覺得好爽,好棒,雖然很癢。嗯哼!嗯哼!好喜歡被你插了,這個身體都一直被你獨占著,只有你可以佔有我的身體……喔喔…..喔阿……不行,不行了……..要尿出來了,人家高潮了。」

沒有多久景岚終于高潮了,然後景岚跟著J先生回家過夜。

隔天早上,雞排妹有訪問服裝發表的專訪,不用多說,那是陳總關說,加上雞排妹的肉體交易得來的,雖然是小小的訪談,但雞排妹已經開心了。而且只要有廠商要代言,陳總都會先幫忙關說,雞排妹在去招待他們,更何況有錄音和被他強暴影片在他手上,也必須要聽從他得話,所以現在雞排妹徹底下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