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新夜航船

精彩内容:

何謂夜航
船? 一位士子和一位老僧,一起夜航船。 士子在船上高談闊論,滔滔不絕。 老僧嘴笨,插不上腔,只得蜷縮在一邊。 老僧聽著聽著,覺得士子語言
中有很多破綻,就問了他兩個問題。
老僧問:澹台滅明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士子回答:兩個人。
老僧又問:堯舜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士子回答:一個人。
老僧聽完之後哈哈大笑,說:既然你是這種水準,那就容老僧伸一伸腿
腳。 話語至此,我站起身準備離去,而他就像魚吞了誘餌,一釣就上鈎,忙追問以後的事呢。
無論他如何逼問我我也不肯開口回答。 怎知他一直糾纏不休,當時我腦筋一轉,知道他在惡搞我的聊齋,于是我靈
機一動,質問他:你真懂聊齋麽?
他笑意濃厚,像傻子一樣看向我,最後才哄笑起來:笑死老子了,這是俺今
年聽到的最好笑的一個笑話。
我眯著雙眼,看到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肚子發痛,忙不疊說不行了,真的笑到不行了。
俺就靠這個混飯吃,以此獲得別人對俺的崇拜,俺怎幺會不懂聊齋
。 「話到這裏,他忽然警惕起來,」你是誰? 是誰派你來接觸俺的? 你是想通過
接近俺來盜用俺的聊齋盜取名利麽? 說時他認真地從上到下打量我全身。 他的動作與問話令我哭笑
不得。 我該怎幺回答他,我已經說我是一個鬼,他不信
啊。 再說出我是蒲松齡,他
會信我嗎? 後來我還認識一個叫高史的家夥,他有著李逵那樣的積極進取,比李逵更進
是呀,我只是個鬼,一個見不得光的,一個沒影的鬼說的話怎幺讓那些有影子的歪心邪道的人相信我的話呢。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是鬼,他是
人。 我怎幺鬥得過人? 我低頭沈思,思緒回到清朝,在我還是人的時候,在我編寫聊齋時,有時情願自己變成鬼狐,
可是 現在如我所願,我似乎更加蒼老了,也更加怕人了。 餵,老頭,俺該怎幺稱呼你
啊。 這是一個滿臉絡腮須,大鼻子,厚嘴唇的男人問我,他看上有叁十六七歲左右。 我看著這個毫無禮貌的中年人,好歹我也是個老人,不叫我坐下,反而直呼餵,老頭。

真沒禮貌! 他開始有點不耐煩了,「老頭,快給俺老實報上名來,別以爲你是老人俺就
不敢揍你,像那些什幺碰瓷老人啊,俺才不怕呢,俺是一個名人,名人說什幺話 ,大衆都會信俺的。
」他胸有成竹道,這就是名人效應。 我被他的話徹底震驚了,我很生氣,這年頭目無尊長的年輕人我見得太多了,多他一個又何妨。

可我還是郁悶,這年頭的老人怎幺了,何以如此被年輕人汙
衊中傷? 我咽不下這口氣,主意已打定,我決定教訓這小子,決定戲弄他,我說:我也不知怎幺稱呼自己,我名字太多了,以前有人叫我異史氏,也有人叫我柳泉
居 士,但我更喜歡別人稱我做聊齋先生。
哈哈,你叫聊齋
先生? 笑死人了你不如乾脆說自己就是蒲松齡。 高史嗤之以鼻道。

我問。 當然,如果你是蒲松齡,俺現在靠他的名作聊齋掙錢養成了大名人,而你直
到死後才名揚海外,生前辛苦寫稿爲他人作嫁衣,想不到死後反而便宜了俺,哈 哈。
氣死你個老不死的。 高史嬉皮笑臉道。 你——我無可奈何道:好吧,你想掙錢就掙個飽吧,反正人間的一切對我而言已無意義,錢財也好,名聲也罷,反正世人都不懂我的憤世嫉俗、不吐不快
的 創作熱情,既然你喜歡,那你就就拿去吧,反正我也阻止不了你。


哼,算你識相,這幺多老頭裏還是你明事理,知道拗不過俺。 哈哈。 我黯然神傷,我不知道我這個決定將會給他帶來怎幺的命運,願他好自爲之吧。

當天我就離開了,飛去了喜馬拉雅山脈打坐。
可是,等我打算再次光臨高史寒舍,發現他已經死了,倒在綜藝節目台上。
我運用自己的通感功能,終于得知他是活活被人氣死的,我不禁愕然驚呆了。
簡直是無法想像,高史是個毒舌男,誰又會是他的對手呢?
莫非正是應了那句話,惡人自有惡人
磨! 但事實上高史的死還是很值得我探究一番,于是我來到停屍間,瞧了幾眼他
的屍體,歎了歎氣,最終還是運用自己的通感手段使他迴光返照。
我在給他一個機會,如果他能知錯而返,尚且值得一
救。 強大的白光將他喚醒了過來,他看到我時,心中疑惑:俺不是死了沒,怎幺在這裏?

我說:你確實已經死了,是我暫時救活了
你。 高史聽完,立馬大吼大叫:你他麽什幺意思,既然救活了俺,爲什幺還要說
是暫時性。
關鍵是我在看你是否誠心悔悟,是否值得我去
救。 我淡然自若道。



他又跳了起來,朝我奔來,掐住了我的脖子,卻什幺都沒有,最後不得不跪 下來求我: 俺一生沒害過人,有什幺錯,對了,俺想起是誰害俺的,是那個高大的男子 ,他在俺的節目裏當場挑俺的刺,俺回答不出來。 俺很清楚他當場說了俺叁個無
法回答的問題。

我點了點頭,任由聽他說下去—— 當時現場的那名觀衆說了叁個問題,他講: 其一,你講的究竟是什幺?

其二,娛樂圈的學霸人設爲什幺容易
崩? 其叁,你能夠給我們帶來哪些正面
價值? 俺無法說出他的疑問,他就嘲笑
俺。 高史恨恨道,然後那個人又舉了一個例
子,說
: 他跟你一樣,提起了張岱的《夜航船。 說書裏內容都小條目,包括天文地理,曆史文學,政治經濟,花草樹木,叁教九流等等。 張岱寫這本的目的,讓大家
在「夜航船」的時候,能夠有一點談資,侃大山的時候別露馬腳,不能讓老僧
這 樣的人抓著漏洞,給了他伸腿腳的機會。 我質問他什幺
意思。 高大男子又說:對于這種「夜航船」場面,你應該很熟悉才對
啊? 說完他陰恻恻地笑了。 俺討厭他的笑容,卻無法阻止他嘴裏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句都戳中俺的心
, 擊得俺流血不止。

他繼續說:當你在坐計程車時,特別是在北京。 你隨便接一句話,司機師傅
就開始滔滔不絕起來。 聊著聊著,你會發現這哥們什幺都懂,上到世界局勢,
下 到家長裏短,沒他不能說的。 如此大才,只是一個司機,簡直是白瞎了這個人了。 當你參加朋友聚會時,總會發現有一個人特能聊,此類人中年土豪居多,最
愛聊的是自己的苦難發家史,還順道傳授人生經驗。
如果此時餐桌上有個漂亮年
輕的小妹妹,投來一點崇拜的目光,那幺這位老兄肯定聊得更歡了。 這種場面就叫夜航船,往通俗點說,就是侃大山,吹牛
皮。 他們說話有漏洞
嗎? 肯定會漏洞。 你用你最擅長最了解的話題去問他,幾句問下來,就會發現他全是胡說八道。 但我相信,很少人會在這種場合去揭短挑刺。 因爲大家都是聽聽
故事,耍耍嘴皮子,消磨消磨時光。 同理,我在聽你講聊齋時的心態,就是爲了聽故事,圖快樂,消磨
時間。 因
爲你在我眼裏,就是一個典型「夜航船」。 審視一個人的學識水準,我覺得可以分爲叁個層次,第一是見聞,第二是想法,第叁是學術。

司機師傅整天跑東跑西,自然會聽過很多故事。 餐桌上中年土豪朋友,人家
一輩子經曆了很多,自然有很多經驗和你分享,這都屬于見聞。 你呢,由于家庭
環境好,能夠接觸過很多人,去過很多地方,使你的見聞要比常人更加豐富。 見聞是別人的,想法是
自己的。 聊想法的時候,就能拼一拼自己小才華了。 像《XX奇談》、《XX說事》,這都叫聊想法。 同理,我們在酒桌上上巴拉巴
拉高談闊論,除了極少部分是聊自己專業以外,大部分也都是在聊想法,俗稱
「民科」。 生有涯而學無涯,我一直堅信,人這一輩不可能什幺都
懂。 你做紅酒的去講啤酒,做川菜的去教魯菜,都會出現問題,何況無窮無盡的學問? 當你發現一個
人什幺都懂時,那幺他的漏洞肯定也會隨之增多。 如何減少漏洞呢? 那就是少聊
,精聊,嚴謹地聊,系統地聊,有邏輯地聊,這就涉及到第叁個層次——學術了 。
想法和學術的區別是啥? 想法只是碎片化的知識,學術需要一個完整的知識
體系。 獲取碎片知識幾秒鍾就可以,探索整理一個完整知識體系,可能需要花費人一輩子的時間與精力。 舉個例子,沈從文先生年輕時,就靠《邊城》享譽文壇,但他的學術專著,是他晚年閉門十年所寫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

梁思成先生,算是中國建築學
的祖師爺了,因爲人家一輩子就研究建築,這是人家的學術,你讓他跨專業去聊 哲學、科學、醫學,那也肯定會有很多漏洞。
聞? 赤壁之戰打的可猛了,諸葛亮一陣風,周瑜一把火就把曹操給
燒跑了。
史書上沒有記載借東風,而且曹操一方遇到了瘟疫,這也是他
失敗的原因之一。 也不知怎幺稱呼自己,我名字太多了,以前有人叫我異史氏,也有人叫我柳泉居
《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全書從社會階級、封建制度、宗教、民族、人口、官制、南北文化差異等全方面論述了由魏到隋的數百年
大 變局。
誰是真學問,誰是侃大山,一目了然。 以上是拿大師舉個例子,在此不是說你沒達到大師學術水準,咱就不能分享
想法了。
重點在于,我們想法的來源,究竟是碎片化知識,還是完整的知識體系
。 這就關係著你專業與否,水準高低的問題了。 說了這幺多,我再回到你的身上,你分享的都是見聞和想法,而且還都是碎
片化的隨意想法,自然是會漏洞百出。
而且據我觀察,你這輩子估計沒有打算往學術層次發展了。
人各有志,我當然不能強制要求你的人生規劃。 你現在有錢有名,生活滋潤
,這絕對算是成功人士了。 綜上所述,你的確也沒有想走學術路線的想法,你只是想當一位分享見聞與想法的娛樂明星。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大家挑你的毛病
了。 因爲你幹的就是一件讓大家挑你毛病的事。
聊完你,我再聊聊娛樂圈的學霸人設爲什幺總會崩?
首先,娛樂圈環境浮躁,這種環境本來就不是滋生學霸的場地。 真正搞學術
的人,那是要叁更燈火五更雞,踏踏實實地去做學問的,明星們都忙著出名賺錢 呢,哪有時間搞這些? 到頭來,你把心靈雞湯當文化,把怪力亂神當哲學,把碎
片知識當學術,把地攤文學當經典,還總說自己是學霸,不崩你崩誰呀。
「學霸」一詞本來就是應試教育制度下的産物,所以他只能存在于校園裏。
因爲在校園裏,學霸有標準與範圍。 標準就是考試分數。 不管你其他方面再爛,
只要分數高,你就是學霸。 範圍就是你的專業,你的教材。 你不需要全都懂,只需要把自己是專業弄懂,你就是學霸。 最重要的是,在考試時是允許你出錯的。
你可以答錯一道題,你可以不認識一個字,但只要分數高,你還是學霸。 出了校園,走向社會,標準沒了,範圍也沒了,你再說自己是學霸,大家就
拿「全能神」的標準來要求你了。
對,你必須啥都懂,而且還不能出錯。 即便只是讀錯一個發音,就開始批判你沒文化了。
在此提醒大家,只要走出校園。 你可以說自己有特長,可以說自己在某方面
比較專業。 但千萬別說自己是學霸,誰立誰崩呀。 因爲沒有人能啥都懂,也沒有
人永遠不出任何錯。 那娛樂圈的明星爲啥崩的更厲害
呢? 因爲本來文化底子就不牢固,而且暴露
在聚光燈前,有一點點漏洞就會被無限放大,所以只要有一點露怯,就會崩得徹 徹底底。 可能有很多都以爲諾貝爾是有數學獎的,但你是靳東,說自己最近在看諾貝爾數學獎獲得者的書,那就會被大家當做笑料。

可能很多人都沒讀過《第一爐香
》,但你是馬思純,非要在微博發一些莫名其妙的讀後感,這不是把自己立成活 靶子,讓大家來噴嘛。 說到這裏,我倒是覺得楊洋很聰明,記者讓他給大家推薦一本書,他推薦了 自己的寫真集。

可能楊洋老師是真的除了自己寫真集,就沒讀過其他書。 但這樣
鐵憨憨的推薦,不會出漏洞,還會顯得很可愛。
演員明星真的就和「學霸」無緣嗎? 不。 我覺得在多元文化的今天,任何行
業任何職業,都有屬于自己行業的「學霸」。 你是演員,就踏踏實實把聲音、台詞、形體、表演練好,別動不動就摳圖,找替身,認認真真地把自己的本職
工作 做好,同樣是受人尊敬的藝術家。 反面例子比如江一燕女士,明明是個演員,非
要給自己立建築大師的人設,還跑去國外領獎,結果她只是一個出資者,設計房 子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人恐怕腦子不好使吧。
第叁個問題,像你、還有梁達這樣的人,究竟能夠我們帶來哪些正面
價值? 我舉一個自身的例子,你的《XX奇談》《聊齋之XX說》我都
看過。 我不太懂音樂,所以聽你講古典音樂、民謠、搖滾時,我聽得津津有味,覺得你這
人 太厲害。 但你一旦涉及到中國的文學和曆史,每一期我就能給你挑出來毛病了,
還有幾期你講的叁國,那基本上每句話都能挑出毛病了。 後來我總結一條淺陋的經驗出來,凡是我覺得你說的好的地方,都是我不懂
的。
凡是我覺得你說的爛的地方,都是我擅長的。 這就好比打擂台,你不懂的地方,人家說啥就是啥,你只能任人宰割。 你稍微懂一點,就能辯思,就能反擊了
。 正因爲有你這樣的一個人,我們就能把你當做一個尺規來衡量自己的
水準。
有人越覺得你說啥都對,只能證明那人真的沒啥水準。 反而有人越能挑出來你的毛病,那證明他在一點點的進步。 ——這就是你的正面價值——高史。 自然你、還有梁達也有成功的道理,你們最讓我佩服的地方,是你們的表達
能力,就是你們的演講才能和主持才能。
很多人肚裏有貨,但就是表達不出來。 別說面對鏡頭了,公衆場合講句話就心虛。 而你們面對鏡頭與觀衆,還能侃侃而
談,颱風穩健。 這是我最想學習你們的地方。
可是,聽了你的解說節目,當做故事聽一聽可以,但千萬別把你當做知識。
這是我這次來節目的原因之一,我奉告在場的各位還有電視機前的觀衆,想獲取
知識只有一種途徑,從小老師都告訴我們,那就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最後我用張岱的那一艘小船做個結
尾。
「天下學問,惟夜航船最難對付。 」——我覺得「對付」兩個字用得最妙。
縱然你一生治學,但遇到一個什幺都敢說的二把刀,你也對付不了。 「對付」本
來就是個調侃的詞語,字裏行間我看到了張岱深深地自嘲。 張岱何許人
也? 明末當世才子,山陰狀元坊張氏之長孫,肩負著重振家聲的
使命,但正好趕上明清鼎革之際,山河巨變,國破家亡,一腔抱負,付與東流。 原本的理想是想在廟堂之上,經綸天下,最終卻淪落在一艘小船上,教人爭那兩
叁寸的落腳之地。 這不正是自嘲嗎? 那家夥一口氣滔滔不絕地說了那幺多「廢話」,丟盡了俺的臉面,令俺狂噴
了十幾升血,當場身亡。
我聽完了高史了講述,看在他坦誠的態度上,決定給他一個機會,我告訴他
,你得把你女朋友找來,托夢也好,上身也罷,反正你得讓她跟你睡上一覺,你 就可以恢複生命。

高史聽了我這個滑天下之大稽的想法,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說,「既然你選擇相信了我,就不應該懷疑。 我是蒲松齡沒騙過你吧。 」
說完我就消失了。 高史要抓緊時間,要趕在自己火化之前找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她幹上一
炮。 說來高史這個人也是有緣,他還真的成功了,儘管她的女朋友也很抵觸冰戀
,可她實在是太喜歡和高史做愛了,禁不住高史的甜言蜜語還真的做上了。


那時我透過通感手段,目睹了這一切: 靈魂回到原先世界的高史,急忙來到李秀秀的家中,那時李秀秀也正專心
地 研究怎幺維修超級寫作系統。 高史靠著落地窗望向窗外的漫天白雪紛飛。 到底還
是跟她說明了前因後果。 李秀秀也體諒高史的良苦用心和他的愛意,她那好看的大眼睛不經意間瞅向高史。
于是李秀秀悄無聲息地走過去,用手指在他下巴上一挑,高史跟隨著她的手指與她迎合,四目相對,李秀秀看起來十分美麗動人,像是青春少女的感覺。

那一刻,高史頗爲動心,他的喉結動了動,將李秀秀摟在自己
懷裏,沐浴露 的香氣頃刻之間布滿兩人的世界,他攬住李秀秀輕聲道:「在想你工作的樣子爲什幺總是那幺好看迷人。

李秀秀的身體在高史接觸的一瞬間僵住,尤其是聽了他的話以後,她的心
如 小鹿亂撞,「你騙人! 」說時被掙脫開他的懷抱,轉身過去。
「我只是實話實說。 」高史看著李秀秀別過的臉,上面居然印滿紅霞。 他一
手按在李秀秀的肩膀上,一手垂在半空中,彷彿在下了很大的決定一樣,一個轉 身,李秀秀竟然親上了親上了高史的厚唇。 香甜的氣息向高史襲來,高史摟緊李秀秀,兩手在她的後背亂摸,而李秀秀
也把自己的手扣緊了他的脖子,這個吻長得讓兩人幾乎窒息。
唇瓣分開,高史柔情地看著李秀秀,將自己的手輕輕拍在她的肩上,輕輕地
幫她揉著,惹得她一聲害羞的驚呼,高史再也忍不住的打橫抱起李秀秀向房間裏 走去。

高史抱著李秀秀走進房內,兩人馬上躺到床上不斷熱吻。 高史順手將李秀秀
正裝上的紐扣一顆又一顆的解開,李秀秀的手也不停歇,在他後背隔著衣服不停 的撫摸,時而將自己的手插進高史的褲裆裏,時而又將手緊扣在他脖子上
狠狠地 索吻。 高史一面吻著,一面用手將李秀秀的正裝褪下,又在白色的襯衫上搓弄她那
碩大的乳房,像是不過瘾一樣,刹那間的工夫脫下了她的衣服,這時她的上身只 留下粉色的乳罩。

乳肉在乳罩的包裹下,依然被擠壓得露出大片花白的
肌膚。 高史從她唇上,頸脖,鎖骨一路往下親吻,用舌頭在肆意妄爲得品嘗著,最後來到乳肉四周,
那 裏白得讓人亮瞎了眼。 他一邊用手搓弄著李秀秀的雙乳,一邊又吻上了她那兩座乳
峰。 在高史的揉
擠下,粉色的乳罩禁不住高史雙手狂揉捏搓,裸露出大片的雪白高聳的乳峰,就 連粉紅色的乳暈襯著玲珑挺俏的乳頭也欲隱欲現,高史見此情況一口便吮
上了其 中一顆鮮紅的草莓。 他用力地吸吮,一時像個嬰兒般,啜吮著,一時用舌頭繞轉,在舌尖頂住向下壓擠乳頭。
右手滿握豐盈滿溢的乳肉,手指輕輕搓揉乳頭,令李秀秀呻吟嬌喘
出聲。
高史情欲大動,用自己的側臉磨擦著李秀秀的粉乳,舌頭還在輕卷慢品。 但
見李秀秀俏臉泛紅,迷醉不已,媚眼半閉,眉頭微皺,輕咬下唇,似是強忍著不 斷襲來的快感,嘴裏更是哼出一絲絲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這時高史又移上吻住李秀秀的櫻桃小口,輕探而入,不住挑逗她的香舌,同
時在李秀秀的説明下,自己脫下了上衣,將火燙胴體壓在李秀秀身下。
他的雙手也並沒有閑著,來到李秀秀的背後,解開扣子,徹底將她的豪乳釋
放出來。
離開李秀秀的櫻桃小嘴後的他又一次叼上了她的乳尖,李秀秀縱使心裏灼熱難忍,嘴上還是出賣了她,在高史的強烈攻勢下,李秀秀不止一次將
自己的 舌頭吐出狂舔唇角四周,臉上更是爬滿紅暈,讓她看起來更加美麗動人,惹得高 史一陣心癢。

高史飛快地脫掉自己身上全部的衣物,精壯結實的軀體,粗長硬挺的陰莖昂
然地挺立眼前,李秀秀看著不禁心裏又喜又驚,不知自己 是否禁受得起? 忍不住有些膽怯地把大腿夾緊了一下。 高史見李秀秀這般反應,更是心動不已,立即撲了上去,倆人火熱的身軀,
毫無保留地緊緊貼合。
李秀秀感覺小腹一根粗大滾燙的陰莖在自己體內燒灼著自己下體,隨著心跳不斷地顫動,霎時腦中一片空白,只想儘快與張子合體交歡,香臀不由得往上
挺 動摩擦。
高史看準時機,陽具撐開李秀秀的溪水泛濫成災的洞
穴。 一沖到底! 「啊——」李秀秀疼的小臉煞白,緊緊地用雙手抓著高史的後背上,在一次
又一次的沖擊中,他的背後被李秀秀劃出一道又一道長短不一的痕迹。
沐浴在性愛中的高史顯然不知,相對于那些小痛楚,此刻等待在著他是夢寐已久的情慾,他的腰身使勁兒胡亂猛沖。

李秀秀忍不住的小聲抽泣,柔弱的根本經不起高史這番折騰。 十幾分鍾以後,李秀秀竟然從疼痛中隱隱感覺出幾分酸軟,慢慢開始迎合, 她雙腿夾緊高史的後臀,自己挺身而入,在一浪高過一浪的高潮中慢慢迷失
了自 己。

半個小時後,李秀秀氣息不穩的躺在高史的懷裏,臉上透著粉紅看起來十分
惹人憐愛。